《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七章蜕变

甄弥玉或者“清秀道姑”不是没有在想,为什么自己这么呆板呢?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有什么收获呢?自己的工程师先生,除了追韩剧,买一些名牌衣服,有什么用处呢?

甄弥玉想,是该给自己放放假了,至少在心情上。如同世界上的好多事情,人们都需要找一些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或者正名。习惯了忙碌的人们,偶尔放假时是需要理由的,否则会有内疚的感觉。例如对于上班一族,要么身心俱疲,需要充电;要么无所事事,重新定位。甄弥玉似乎两者都有。但最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好像空空得如团棉花,在街道上被人踩来踩去。有时候她想向工程师先生展现自己的野性一面,像个街头流浪的发情的母猫,披头散发地在先生面前肆无忌惮展现野蛮的自己。工程师先生好像吓得魂不附体,健壮的身躯内倒像是灌装了一只小白鼠。

刚开始,工程师丈夫还战战兢兢地迎战,但几次之后,他就开始求饶了,用变相地或者直接地的原因搪塞着甄弥玉:自己下班太累了,自己需要休养生息了啊。甄弥玉急得到处买补品,去附近松柏镇中药店买枸杞子泡了给先生喝。结果甄弥玉的先生一看见杯子里泡的红颗粒状东西,就颤栗发抖起来。他要么躲出去往健身房疯狂地锻炼,要么一回到家就追着看电视连续剧《诚扰》,要么带着两个孩子洗澡,读书。总之,远离甄弥玉的骚扰,就是天下太平了。

甄弥玉慢慢地失望起来了,尤其是伊霁的喋喋不休,像留声机似的播放着有关各种男人的诸多好处。“我们女人么,不就是自己要对自己好么!男人没有一个好的。”伊霁自己有时候也在想,“这是哪门子邪气啊,自己为啥要这么不遗余力地开导甄弥玉呢?”这是在可怜无助的甄弥玉么?还是嫉妒清纯的甄弥玉?

在梦中,伊霁多次想把甄弥玉打倒在地,对她行各种讽刺挖苦打击之事的。但现实中,甄弥玉却是她的无话不谈的密友。或许,伊霁没有让甄弥玉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在甄弥玉面前,伊霁觉得很有安全感,好像母狮子与自己的一个宠物绵羊。

甄弥玉心中的苦恼,好像在一个屋子里煎中药的次数多了,药味越来越重了。她觉得自己似乎离与貌似伟岸的丈夫越来越远,虽然每天都在同一张床上,入睡时他的轻微鼾声不时传来。有时候甄弥玉有点鄙夷地望着这个大男人,想着怎么会有这样不负责的人呢?难道带回来几个买面包的钱,涮涮食,就是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义务么?

甄弥玉提出建议两人去看看心理医生的想法,被先生一口否决了。先生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生理毛病,逼急的时候自己也应付一把。但是要像甄弥玉期待的那么投入,他可能做不到。

甄弥玉慢慢地转向了网上聊天,藉以慰籍自己的骚动的心灵。甄弥玉开始和“清风道长”聊,也和很多不同地方的网上性别为男性的人聊。作为一种厮守,或者是两个灵魂肆无忌惮地胶着在一起。彼此的生命在现实生活里没有任何交错。何况,对甄弥玉来说,灵魂是不在现实中生存的,只是在不断寻找合适的伴侣过程中衰老和孤寂。甄弥玉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对自己有点念想,是种甜蜜蜜的感觉。自己被在意和被关注,是世界对自己显示出的一种难以遗弃的情深。

有时候,甄弥玉真想飞到对方的身边,躺在一起,轻轻地闭上双眼,在想象中纵横驰骋,幻想自己是骑着白马的少女或者王子。甄弥玉觉得自己坠入自己编制的情网了,和不同的聊天对象--网上的男性或者女性。

在这些聊天的对象中,那位东岸的有两个孩子的爸爸似乎与众不同,善解人意,体贴大方。在过去的一年多里,甄弥玉感觉到自己再也不能坚守自己的城池了。

她不得不向清风道长求救了。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artmcn.com)发布本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 《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七章蜕变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