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六章多情的闺蜜伊霁

伊霁就是甄弥玉所想到的很多女人中间的一个。

伊霁的感情生活多彩,经历丰富。她来自北部一个偏远的小城,九十年代中期考入京城的一所大学。京城偌大的地方,但在伊霁的眼里却很小,因为伊霁和高中时就要好的男友,同样也考上北京的另外一所大学的林德辉总是如胶似漆地在一起。

伊霁的眼里只是林德辉。

那时候各所大学里,男女生一般都要求住在不同的宿舍楼里。按照规定,男士不允许登上女士的楼房。除了明文规定外,每个宿舍楼一楼门口,戴着红袖箍的门房阿姨总是瞪着圆圆的眼睛,仔细地打量进来的每一位女孩。那样子,就好像生怕哪位女士的肩膀上悄悄地趴了一只公苍蝇似的。

好多次,林德辉和伊霁卿卿我我地在自习室的一角或者图书馆里一直呆着,直到教学楼熄灯,工作人员驱赶着大家回去。每天晚上,回宿舍楼的时候,林德辉总是护送着伊霁往回走。伊霁喜欢磨磨蹭蹭,多呆在外面一会儿,看月亮,看星星,看树梢随风轻轻摇动,在斑驳的路灯下瞪着眼睛看对方,直到宿舍楼要关门,或者深夜风起,校园的保安人员开始手持电筒如狼狗一般在各处探照查询的时候。

林德辉温尔文雅,风度翩翩;伊霁亭亭玉立,白皙可人。大家伙儿都认为伊和林是天生的一对儿。未曾想大学毕业后半年内,两人劳燕分飞。原来伊霁虽然留在学校做了老师,并不满足于每个月的单薄收入。她在外面一家公司兼职做办公秘书,老板李先生是位名牌衣服品牌的代理商。老板大学没有毕业,原因是和其他人在大学里打架太凶。老板挂在嘴上的口头禅就是,“我是社会学博士。”算是半开玩笑半暗怜自己没有文凭。跟着这位社会学博士,伊霁的夜生活变得五光十色,觥筹交错,丰富多彩了。伊霁也变得越来越深沉。渐渐地,她与在研究所上班的林德辉共同语言愈来愈少。

到了年底,她对林德辉摊牌了。“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了,我俩分手吧。”她也惊诧于自己的率直和坦白。

“为什么?”

有点儿诧异的林德辉虽然有些预感,但伊的单刀直入真的让他措手不及。

那天林德辉刚风尘仆仆地出差回来,一放下自己的东西,就奔到学校来找伊霁。与伊在她的宿舍里温存有爱的时候,林德辉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同。伊霁床头柜边上的那把枯草艺术作品,不失时机地散发着股悲凉的气氛。

林德辉正想约伊霁出去走走呢;校园外八道口那边的“高勾丽烧烤店”曾是伊霁的最爱。

“你满足不了我,物质上。”

伊霁知道自己这么做好像太冷酷无情,但这么多年的相处,她知道如何对付林德辉。

大家都说,“恋爱中的人是盲目的”,这句话尤其适合于那些比大多数人多读了几本书,多拿了几个文凭的人--因为厚厚的眼镜镜片之后被看书日益熬得变形的眼球,观察视野的出发点永久性地偏移了: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是需要书香熏陶的,我就是爱情世界里的王子(或者公主)!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唯有享受过爱情的人有力量冲出重围,那就是我。

林德辉虽然没有那么偏执,但刚出校园到社会上打拼的他,对玫瑰色的梦依旧迷恋。

林德辉不知道他现在需要杀出重围了。

伊霁给他建造的梦想中的婚姻围墙,已经不复存在了,虽然那是他的支柱,他为生活拼搏的杠杆的强有力的支撑点。

围墙外面是什么呢?街道,荒漠,人群,冷漠,或者卖红薯的摊点?联防队员?伊霁的话让林德辉挠着头,蒙了。

伊霁的耳边儿冬风沙沙地作响,听起来好像小时候养蚕时,蚕吃桑叶的声音。伊霁觉得更冷了。看到林德辉的眼里流露出丝许乞怜的神色,她的心更加坚硬起来。“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伊霁是知道的。快五年的亲密无间的感情在风中硬化,断裂,飘落,如白杨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痛是一种必须的代价。伊霁心理上做出了走出阴影的准备。

伊霁与林德辉分了手,藕断丝连的情感纠葛就像储藏室的格子间渐渐铺满的灰尘,不知不觉地被目不暇接的新生活当作养分汲取了。

她纵入打心眼里自己崇拜和欣赏的生活海洋中。伊霁虽然不是天生的游泳健将,但她对物质的占有欲和自自然然的享受,让她不知不觉地与海水融合在一起了。

伊霁经常规劝甄弥玉要想开些,一方面是实在替甄弥玉有些惋惜。甄弥玉的肌肤温润细腻,光滑柔软,让伊霁羡慕甚至有点嫉妒。但甄弥玉内心似乎太单纯了,好像一杯刚磨出来的杏仁核桃汁。每次见到甄弥玉,伊霁忍不住都想上去端起来喝一口。当她慢慢发现甄弥玉感情世界显得如此单纯的时候,她有点儿愤愤然甚至于恨起天底的男人了。

男人们都瞎了眼了,这么一块好的蛋糕!怎么没有人发现?

甄弥玉的丈夫表里如一,是个外表显得老实木纳而实际上也挺憨厚的工程师。结婚前他着迷于健美运动。自己的家庭条件一般,但甄弥玉一眼看上的,就是他的俊朗外形和与他散发出来的安全感。

那时候甄弥玉有些失落,他的出现填补了一些空缺。两个人很快登记结婚。婚后,两人如饥似渴地相互学习,仔细阅读着对方。甄弥玉和丈夫如同一起搭拼一个世界地图。这个世界里只有他和她:沙漠,绿洲,高山,流水,到处留下两人的踪迹。甄弥玉不着急也不用马上找工。她的国内父母购买了一栋独居屋给她做结婚礼物。丈夫的收入还可以,一时半会儿似乎没有生活的压力,除了丈夫每天上班后甄弥玉对他的健硕的肉体思恋!

两年后,两个孩子们相继出生,做了妈妈的甄弥玉忙着照顾婴儿,在孩子的世界里打转,不知不觉地就过了十年。也是因为孩子的缘故,甄弥玉认识了伊霁。甄弥玉进而发现伊霁的秘密,禁不住思绪万千起来。

伊霁的先生,一位成功的生意人,在把孩子,老婆送到美国后,继续留在大陆专心地做生意。家人住在海景房里,游泳池,网球场,健身房,一应俱全。伊霁时不时发一些参加沙龙的照片,让自己的丈夫了解到家人的生活。逢年过节,伊霁的先生如花蝴蝶似得飞来飞去,享受一下商场硝烟之外的宁谧与安静。虽然有时候,他想过后院会失火的可能性,但这种想法如同风中的蜡烛,瞬间就熄灭了,尤其是伊霁时不时请甄弥玉帮自己掩饰。

严格意义上来说,伊霁不是位公主病患者。她没有总以为别人的眼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但是,她的眼神如电光。她看人不是正眼盯着别人,头微微低下,眼睛稍稍向上瞟别人,散发着一股子媚劲儿。从高中,大学,结婚,以及婚后生活中,她把媚眼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这座海滨城市充满暧昧的天气烘托下,伊霁把周围的男人们哄得团团转,似乎每个异性都心甘情愿地给她效劳。甄弥玉和伊霁两家四个孩子的钢琴老师,五十多岁,竟然在她的面前好似青春萌发的十八岁暖男。这一点让甄弥玉看得大惊失色。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artmcn.com)发布本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 《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六章多情的闺蜜伊霁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