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五章甄弥玉

每个好的故事似乎都好像应该有让人意想不到的起始,最后是有令人难以忘怀的结尾;故事发生的期间情节高潮迭起;跌宕起伏,恍如坐过山车一样;读者阅读时爱不释手,读完以后拍案叫绝,酣畅淋漓,意犹未尽。然而甄弥玉不知道她的故事该从何谈起。

甄弥玉生活在一个总是充满阴雨绵绵天气的一个海滨城市,在美国西岸。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生活的节奏不紧不慢,有着大城市的便利,有着小地方的悠闲。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一切都有可能不发生。宛如“暧昧”这种奇妙的关系,牵挂在肠,却好似可有可无,如远在天边的云。记得有人说,暧昧好比烟叶焙烤出来的烟丝,它的质量参差不齐,配上一只鼻烟壶,过把烟瘾儿,或者权当把玩儿放松心情,皆由尊便就是了。但小心烫着自己的手,呛着自己的喉。漫不经心地点着鼻烟壶里的烟叶,小火光闪灭几次后,烟叶就化为一小撮儿灰烬。唯有青烟缕缕,弥漫在周围,透过轻烟引起的思念,大概才是冥冥注定的自有一番滋味。只是,谁先鼓起勇气来点着烟丝呢?或者,需要鼓起勇气来点着烟丝么?

甄弥玉女士沿着用大鹅卵石铺就的大街,袅袅娜娜地走来。她的身材苗条,个子高挑,走路非常优雅的样子,让人联想起荷花塘中随风轻舞的盛开莲花。在飘飘洒洒的碎雨中,人未到,莲花的清香慢慢地随她往前漂浮。这条名叫“圣玛丽”的街道属于人行道,车辆不可以通行;街的一头,是一座有两百多年的天主教堂。教堂附近的两棵大树,看起来也有上百年的历史。

自从二十二岁出嫁以后,甄弥玉在这条街道上走了十多年了。她的家,离教堂有三个街区。甄弥玉喜欢在这条街道上走,因为她注视着街头的仿佛高耸入云的教堂顶尖,心情可以彻底地放松下来。当然,她不必担心周围交通的影响,心可以随意地飞。

甄弥玉出生于条件比较优越的家庭。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她从小就充满了优越感,纯天然的。在她十一岁的时候,父母把她送到美国读书。父母对她的要求也不高,自然快乐成长,并且由她任性挑选了艺术类专业。

甄弥玉养尊处优,作为早期的小留学生,经历美式初中和高中的教育,再经一所艺术学校的熏陶和历练,思想非常独立。她大学毕业之后,很快嫁给了一位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如今有两个年少的儿子。

然而,这段时期以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桎梏中苦苦挣扎。结婚十五年后的甄弥玉,时不时候陷入困惑之中。甄弥玉虽是家庭主妇,两位小孩子的母亲,但内心的燥热,如同秋天野外的杂草燃起的火,干净利索,却无休无止,让人担心不知每次火何时点燃。

这几年来,每当有些迷茫或者无聊的时候,甄弥玉就和网上别号“清风道长”倾诉。她自号”“清秀道姑”。联系时候,接头暗号是“清风拂面”,对方的回答应为“明月习习”。否则就没有回应。

网上聊天的时候,甄弥玉有一搭没一搭的,如同与自己不设防的闺蜜,一边织毛衣,一边搭着腔。有时候,甄弥玉会问,谈恋爱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啊?为什么人到中年或者快到中年,好像想谈恋爱的感觉更加强烈起来。或许是一瓶醇香的酒,储存的时间越久,味道越要浓郁。打开酒盖子以后,人还未喝就已经醉了……不管是真的醉还是假的醉。

清风道长的话不多,但好像是个世外高人,时不时有很多化龙点睛之句冒出来。例如,他不淡不咸地回答道,“谈恋爱是有‘我’的感觉。”而之所以人到中年,想谈恋爱的感觉愈浓,则是‘我’慢慢地消失造成的焦虑感。

这天傍晚,雨过天晴,虹销云霁。洁白的云清新地挂在天上,正在与虹亲密地偎依在一起。甄弥玉在路上散步的时候,突然想和清风道长谈谈自己的心事。她马上把自己的问题发了过去,或者说“飘”了过去。

“结婚之后的男人,如果对别人有好感…只是情感的寄托,还是荷尔蒙作祟?”

伊霁,她现在的一位闺蜜总是在她面前唠叨道,“你呀,太傻太天真耶。女人么,多几份感情经历好。都像你这样,早早地把自己嫁了出去,有什么可以回忆的呢?人生还有什么美好呢?”甄弥玉刚开始并不以为然。她知道伊霁的丰富情感经历。

清风道长查验身份后,“飘”过来几个字,“怎么会询问起这样的问题呢?”这个似乎有点明知故问。因为甄弥玉以前提到过,自己和一个异地的异性网友互有好感,有时候简直到了如醉如痴的阶段。

“结婚之后的男人?!如果对别人有好感...既可以是情感的寄托,亦可以是荷尔蒙作祟,或者兼而有之,或者逢场做戏,皆无。”清风道长回答得滴水不漏。

清风道长的脑海里浮现起一个戴着一副眼镜的东方男人的形象。据甄弥玉讲,那是一个东岸有两个孩子的爸爸。原本是甄弥玉聊得不错的朋友,后来不知不觉地把甄弥玉变成性幻想对象。

甄弥玉觉得不应该再聊下去了,然而内心的好奇就是刚萌芽露出地面的豌豆芽——“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个男的为什么不停不休地对我好?”莫名的感动也时时弥漫在甄弥玉的心头。她似乎也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我想你可以给我一些男人的想法?”甄弥玉坚持清风道长给个明确答复。

“那你需要先搞清自己想要什么,想谈恋爱,或者要玩火?”清风道长并不轻易就范,“你先考虑考虑!”

玩或者被玩儿,是相对的概念。谈恋爱?迷茫的甄弥玉苦笑了。甄弥玉威胁不再联系了。但清风道长丝毫不为所动。

这些年来,甄弥玉自己像是磕了药,刚开始和道长联系上纯属是好玩,或者游离于撩逗与解惑之间。她自己号称“清秀道姑”。随着时间的流逝,道长慢慢地成了甄弥玉内心苦闷时倾诉的对象和无话不说的朋友。虽然两人从未谋面,但心心相印。在浮躁的世界里,偶尔的交流,不咸不淡,似海水的波涛,抚平甄弥玉骚动的心思。对甄弥玉来说,“乐百溪”无异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隐秘驿站。在那里,她可以放松自己,冲洗自己,小憩,等待下次不安的情绪来临。

甄弥玉知道清风道长已经飘然而去了。她心想:“关系是相互的!很多我认识的女人都想要但得不到的爱情。爱情,在现实中不就是玩火么?”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artmcn.com)发布本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 《美国浮木》-心无牵挂第五章甄弥玉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