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拆迁王”聊天

我这些年来经常坐飞机旅行。频率之高,有时候也自己佩服自己了。但一般我在飞机上和周围的人交流少之又少。倒不是怕开口讲话或者“三句话不离本行”。主要原因是身在美国十几年,一张口别人就有意或者无意地问我,哪里人啊,什么时候来美国的啊。我感觉到自己仿佛成了留声机。记得有一次在德克萨斯(TEXAS)参加会议。几个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还有在北美居住有些年头(大于 10 年)的人相约出去吃牛排。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说着中文。服务人员就搭讪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同桌的一个说,我们坐同一条船来的(注:美国早期移民一般是坐船过来的)。服务生看不出来区别,就卖弄似地先后用日语、中文,和其他什么语言的说“你好吗”之类的问候话。侍者看似墨西哥裔。我开玩笑说,我们来自墨西哥。他当然不信。是啊,来自于亚洲的移民们,包括第 n 代,无论如何改变,即使语言可以流利到是标准的纽约口音,甚至文化已经完全西化(即忘记了本族文化)或者说南美化等,在社会大众的眼里,仍然属于亚裔或者混合裔,或者外来户,不是属于主流的黑人或者白人。

索性就选择做个静静的人吧,或为隐身人。留下这段时光给自己,欣赏来来往往的风景。但是这次坐飞机绕道去堪萨斯城(KANSAS CITY)就完全不同了,因为旁边坐了一位善谈的邻座,长得健壮的大卫(David)。刚上飞机不久,乘务员提供饮料。我向大卫提供了两张饮料,他可以买啤酒或者葡萄酒等。我自己则点免费的冰水,因为看了一篇文章,提到葡萄酒也有很多能量的缘故,而我需要保持体重而节制能量的摄入。

大卫来自密苏里州一个大概有 1500 多人的小镇,是一家拆迁公司的老板。小镇上的主街,用他的话来说,有一大半都是被他公司占据了。他的父亲 1960 年左右开始创立这个拆迁为主的企业。1973 年,十二岁的时候,大卫已经拿到电焊工的证书,并且开始帮忙家庭生意。他 18 岁的时候,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自那时候起,他就一直从事这个行业。现在每年 400 万美元的生意。生意好的时候,雇佣 50 多人,现在有 30 多人。他在 7 个兄弟中排行居中,有三个兄弟在他的公司里做了 20 多年并退休,还有侄子们,外甥们等,加上自己的女儿,可以说大卫的公司照顾到了整个家族。

大卫的生意的的确确是拆迁,但业务侧重于拆迁后的后续处理。他不停地跟踪有关拆迁信息,预测并积极和潜在客户沟通,联系业务。他关心的商业现象就是有没有要拆迁的楼房或者其他建筑。譬如一座 5 层的楼房,业主请他在一定时间内拆掉。大卫所要支付给业主的,有可能仅仅就是一张 1000美元的支票。在把所拆迁的地方夷为平地后,他需要负责把所有材料转移出去并收拾干净。例如,把上述楼房拆迁后,大卫向垃圾掩埋中心支付了几万美元。那大卫挣的什么钱从何而来呢?原来在运送垃圾掩埋中心之前,那些材料都需要经过分类和回收利用。砖块,水泥,木料,钢筋,等等,一个都不少。一切可以再生利用资源,都被他的公司整理分类,要么找到相应的买主,要么待价而沽。多年来,除了拆迁,他还开展其他多项业务,如他的公司获得资格,可以签发绿色证书等。大卫的事业蒸蒸日上。他的一个外甥兼职做他的律师,还有一个全职会计。除了骨干人员,他的总雇员人数随着拆迁地点而移动。很多时候大卫就临时雇佣当地人,当天发放现金。我询问起雇员安全教育和培训的事情,他说这么多年来,仅有一次因为工作出现伤人事故。那是由于该工作人员没有根据规定跨区工作的缘故。

“那么交税呢?”我就想听听他的看法,因为提高税率的话题经久不息。“哦,那是生意的一部分,该交就上交。”他快人快语,加了一句话,“我已经多年不写支票了,都由我的会计做。”想到美国有很多生意人成功转型为政客,我便问大卫,“有没有想到竞选市长或者州议员之类的?”他断然摇头,“我不会的,但我的侄子中有一个很感兴趣从政。以后他竞选,我肯定要支持啊!”说起美国的经济萎靡不振,大卫兴致勃勃,毫不留情地出提到,主要很多人太懒了,不愿意先自个儿付出努力。大卫本人几乎每周都工作 50小时以上,并乐在其中。他的儿子可能因为看到大卫多年来这么辛苦,在自己父亲的公司里工作一段时间后,辞职转而学习烹饪,在其他州做了厨师。大卫面露一丝遗憾,现在儿子在丹佛市做厨师,每周也工作很长时间。只不过时间都刨在厨房里啊。大卫继续说道,“但那是他的选择。”他很欣慰自己的女儿愿意回到家族企业做事。

一边和大卫聊天 , 一边不由得想起一本我曾经读过的书,《穷爸爸和富爸爸》。我就好奇地问他是否读过此书。“你一定要读”,我兴致勃勃地向他推荐,“虽然我知道你很忙,但你太像那本书中的富爸爸啊。”那个“富爸爸”具有开拓精神,一直尝试各种生意和企业而“穷爸爸”有博士学位,在一个学校的位置上工作多年,直至退休。但两个人所创造的个人财富却天壤之别。想到此,我不禁戚戚然了。因为凑巧的是,自己也有一个博士学位,为了生活到处奔波,还不知道何时可以退休。我和大卫,活脱脱的一个穷爸爸和富爸爸的具体而微的真实版啊。我想:成为穷爸爸和富爸爸,其实也不是偶然的吧。

本文节选自关东胜作品《美国花楸》。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本文为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独家首发,未经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书面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 和“拆迁王”聊天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