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雨中

萨瑞图斯公园里,行人寥寥。湛蓝的人工湖水面上,有一群群鸭子们在不同的地方安安静静地浮着。它们似乎正在享受着雨滴飘打的乐趣。临近湖畔的停车场里,一对儿野鸭子在一辆显得破旧的黑色轿车上激动地游着。远处,一个钓鱼人在默默守候。

我在雨中漫步。

在雨中,空气清新。我的万千思绪随雨丝飞扬。脑海里吐陈纳新,或者干脆把所有的浮现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人类真是奇怪与可怜的动物。自我膨胀与妄自菲薄交织在一起,与各种动物,植物,空气里浮游生物争斗。仔细想想,活人与死人之间的真实差别是不大的。或者,凭着上苍的眷顾,自身的狭黠与愚奸,人类可以怡然自得地躲在幕后。人类可以不动声色,可以紧张兮兮,可以阴阳怪气,但无一例外地,都是在苟且地活着。人类的尴尬处境,不就是每个个体尴尬的浓缩精华么?

雨继续下着,我并未打开随手携带的雨伞。不知不觉间我踱步到了镇老年人活动中心门口。我很高兴地碰到了做了多年交通志愿者的老约翰。老约翰做志愿者,起码七八年了。他脸上的老年斑越来越明显了,但声音依旧洪亮。

“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都好吗?”

几句寒暄之后,老约翰以为我要进去老年活动中心。他说:”里面正在开会,讨论是不是要关闭老年中心一段时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今天下午美国川普总统宣布国家正式进入紧急状态。从联邦政府到各级政府,人们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视起来。镇老年活动中心关闭也是迟早的事情。

我本来没有打算去老年活动中心。突然我灵机一动,想到中心门口的那个我一直想拍摄的老夫妇雕塑。我以前多是迅速地路过,拍摄的时候大都是阳光明媚灿烂,老夫妇脸上总有阴影。今天下雨拍摄雕塑,应该会是别样的风情吧。我远远就望见了雕塑作品中这对儿老夫妻!不知道作者当时是不是有相应的模特儿。老先生微微弓着腰站着,小提琴放在自己的左肩膀前侧,头微微向左倾斜,用左颊骨侧夹住腮托,左手握住琴头,右手拿着琴弓。

走近雕塑,我仿佛听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乐章。我不知道他拉的是欢乐的还是幽咽的曲子。但我仿佛看见坐在椅子上穿着裙子的优雅老妇人,轻轻地把书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左手按着书本,右手扶着下颌,静静地欣赏着。她的眼睛好像浸满着泪水。

我的双眼也越来越模糊了。 《诗经》“邶风”里的《击鼓》篇提到“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有些咬文嚼字的书虫们说,这里原本讲的是军中战士们之约,我还是感觉用于描述白头偕老的爱情更贴切些。人生不就是一场征战么?夫妻不就是伟大的战士们么?当我们一天天变老的时候,谁在陪伴着我们?当我们在呼出最后的一口气的时候,会有谁挂念我们?

天色渐渐模糊起来了,雨渐渐地停了下来。我也在雕塑面前渐渐地消失了。雨中漫步,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儿。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 在雨中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