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们

我刚去M公司上班的时候,办公桌对面是个小时候就移民到美国的韩裔小伙子。有一天我们约好一块儿和另外一个亚裔同事去 PF. Chang 吃顿中午饭。PF. Chang 饭店里的中国式饭菜不见得很地道,但饭店内外显得精心布置或者刻意模仿。全国的连锁店大门前一般均摆放着两匹高大的白色骏马,应该不是用石头雕刻的吧。客人走进去,左右两侧就会看到两句诗。大多时候我不认得出所有的字,因为是草书的缘故。再往里走,就会瞅到几枚兵马俑头像的模仿品。在暗暗幽幽的灯光背景下,这些赝品足以做到以假乱真的效果。起初我觉得把始皇帝陵墓陪葬的泥俑人头摆在吃饭的地方,有些不妥。但是中国文化,在美国甚至全球传播的过程中得到改良,也不是稀罕的事情了。如同西方中餐桌上各种饭菜,说是中国风味,左中堂鸡,辣子鸡丁,只可言传不要意会了。就是在中国文化的发源地,原来的风土人情不也这样在逐渐演变么。PF.Chang 最吸引我的还有挂在饭厅正在前方的一两幅古人物画,画中人物或是汉代,或是魏晋,或者年代不能考究,大多是不拘一格的士大夫画,饮酒颂诗,江边泛舟,多不似为五斗米折腰之辈。每天为了赚几粒米以填充肚饥的我,每每看到那些画,不禁心神向往。每次就着饭菜时候,遐想着自己斟起一壶小米酒,与古人对盏痛饮了。这次和同事先到餐厅等候,Y 姗姗来迟。Y 是来自日本的移民。我们笑称,这一桌就几乎代表了在公司上班的一半亚裔族群。中、日、韩都有了。需要说明的是,在这里所说的亚裔不包括印度人,因为在美国的印度人一般认为自己不是亚裔。这大概是由于喜马拉雅山遮挡印度那边有较多太阳的缘故或者说他们皮肤比较深色的缘故。譬如在美国,为了显得包容和种族多元化,很多大的公司里很多成立不同族裔员工协会。印度裔的员工是独立成会的。人类社会对自己的祖先,有不同的见解。基督徒认为是上帝创造了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非基督徒的看法更是多样,如轮回,大爆炸理论等等。据说一些有关遗传学(核糖核酸 DNA)的科学研究表明人类社会的祖先来自于非洲,但那时候的非洲气候是否和现在一样,就不得而知。我们中国人是炎黄子孙,每年拜祭炎帝和黄帝。但炎黄之前呢,历史久远需要遐想。唯物辩证法讲的是,人生百年,身后都是灰尘;和陆放翁的“死去原知万事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和圣经上“尘归尘,土归土”殊途同归。例如,若干年前,还在华盛顿州读书的时候,一位中国小伙子义愤填膺地讲道,他问同住在一个公寓的日本人,说起谁是他们的祖先。该日本人竟然说,他们的祖先是印度人。这位博士生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日本人这么说呢,难得糊涂。

Y 很开朗,时不时开怀大笑。他是小时候就移民来到美国的。他的母语基本不会讲了。虽然在一个公司,大家也不经常见面。后来我又渐渐了解到Y 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太太是墨西哥裔。太太的一大家族人还在加州。有一次,公司组织看垒球,我又碰见了 Y。于是聊起孩子暑期安排的事情。我才明白,Y是6岁前就被奶奶带到美国,自此就没有回过日本。他19岁的时候,奶奶去世。此后的十多年,Y 在美国孑然一身,独立生活。Y 的父母还健在,但家人从来没有来到过美国,包括 Y 在日本上高中的弟弟和妹妹。Y 说他和家人不时通过电话联系,但从来没有面对面地相见过,时间就这么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他对日本的文化也仅局限于在美国的吸收和了解。日本,是个遥遥不可及的他出生的故土。为何不邀请他们过来玩玩或者去日本参观旅游,我不解地问到。Y 不无遗憾地摇摇头,说他曾劝妹妹今年暑期来趟美国,但是事与愿违,妹妹没有计划过来。至于何时去日本看望自己的父母,弟弟,和妹妹,他暂时没有打算。如何面对那些似乎在镜中的活生生的家人,Y 显得一脸茫然。他说:“好在我加州还有一些从小长大的朋友们,可以经常见到他们 ......”

D 是某个工厂中试车间的合同工,或者由第三方雇用后,经厂方认可后开始上班。美国有很多这样的人力资源公司,位于买方和卖方的中间位置,孜孜不倦地吮吸着合同工的辛勤劳动。合同工有工作做,赚来买面包的钱和桌上的晚餐;雇主也节省了很多开销,如医疗保险,退休养老金等。同时公司又可以根据需要,随时调整人员编制。乍看一下,好像三方都是赢家,尤其是经济不景气的时节。整个运作如同一把折叠椅子,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摆在海滩,供游客来坐。阴云密布或者有寒流的时候,收回来放在房屋的一角,沾染灰尘甚至蜘蛛在上面结个网什么的,都没有关系。D 来自非洲大陆,读过大学。在母国上课均是英语教学,所以英语不错。D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方言,或者两种方言(加纳和尼日利亚)。他刚开始笑称自己来自加纳,据另外一位来自加纳的同事说,D 的加纳话说得如同土生土长的加纳人。但 D 两张脸颊正中间的疤痕暴露了他的出身。那种疤痕是非洲有些部落的儿童经过某种仪式后特意在脸上做的印痕,大多时候是一出生或者在某种宗教仪式上添加上去的。疤痕的位置,条数或者设计就如同部落的胎记,明白人一看到疤痕就可以知道该人是来自于哪个部落。D大学毕业后,属于抽签移民来到美国的。来美国后,他沃玛特的仓库找到在一份工作,后来又在不同的地方工作。

说起以后的打算,他说 :“我要去读个研究生。”

“什么方向啊?”我好奇地问他。

“人事管理或者人力资源吧。”他满脸笑容声音很低沉。“我对如何管理人员比较感兴趣,一直被人管理啊……”

原来这个地球上“官”瘾大的比比皆是,不能归入国粹或者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内容之列。

本文节选自关东胜作品《美国花楸》。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本文为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独家首发,未经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书面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 移民们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