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枪的立法

2013 年 2 月 21 日下午候机的时候,CNN 节目上美国副总统号召那些国会议员们放下“政治生存”的包袱,用良知选个立场(TAKE A STAND)。

选什么立场呢?就是旷日持久的有关个人购买枪支的立法。美国联邦政府或者说白宫提出要对所有买枪的人进行背景调查,另外不能出售半自动化的机枪等。新当选的民主党派的总统雄心勃勃,想借着近期发生好几起枪击案件的“东风”,顺势而为,呼吁立个法,或许可以获得个不朽的名声。想当年,他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总统的位置还没有坐热,让人觉得有些牵强。有人发表专门文章,号召总统捐献出那笔炸药发明人所设立的“和平奖”奖金。没有得到总统的响应。这次白宫如能一举啃下这个硬骨头,总统也可以舒口气了。虽然这位总统曾经秘密地下令,可以用无人驾驶飞机杀死那些在其他国家的领土上“危害”美国安全的美国公民。

不管投票结果如何,这些上至 70 多岁下至三十出头的国会山上的人们都会选个立场,哪怕是“缺席”票。但枪支管理仅仅是个道具而已,重要的是“利益获得者”在幕后的利益在哪里交织,在哪里缠绕,在哪里分岔。在这一点上,好像天下的乌鸦还都是黑的。还记得不久前这位总统在电视上发表有关禁枪的讲话。美国枪支协会 (NRA) 负责人随即发表声明:枪不是问题的纠结;问题的核心在于人。既然学校安全是大家关注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不在每个学校都配备校园警察,允许老师甚至学生可以携带枪支,必要时候可以进行自我还击。另外政府应加大力度,采取措施对那些可能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群,而不是枪支。中国有句古话,“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事实上,一个国家和一个家庭能有何不同?只是利益的集中点不同而已。

图片来源于网络

倾听着电视播音员的喋喋不休的评论,我不由得想到三周以前我去一家枪店的情景。周六上午,十一点左右。枪店在高速公路边上悬挂的广告牌上醒目地写着“多达 5000 枪支”的字样。下了高速公路,我开着车弯弯曲曲地绕了一会儿,在一家家庭娱乐中心 ( 保龄球,电子游戏机,卡拉 OK) 后面,找到了那家家庭经营出售枪支的小店。停车场上很大,但几乎没有空的车位。很多车见缝插针。商店门口,有个五十左右的大妈级别的人欢迎。商店里熙熙攘攘,如同北京的家属区周末外菜市场。有老人,有壮年人 , 有小年轻的,有在地上爬的小孩儿。有一家人的(父子,父女),有夫妻俩的。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一排排的短枪,如同玩具水枪;长枪到处摆着,琳琅满目。双管,单管,收藏品级别的,比比皆是。我想询问一下购买枪支需要什么手续,几乎排不上队。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发现自己想要报名的班已经爆满。射击培训班日期已经排到四月份底。号召立法谈何容易?我的一位同事 40 多条枪,要让他去注册每一杆枪支,他说那是不可能的任务。

候机室里人声鼎沸。大家打电话的声音不由得提高几分。不远的对面,有一位 50 岁左右的人对着电话大声讲着,把我从沉思中唤醒。只听见他咆哮如雷,“美国已经成穷光蛋了,……它已经破产了……只知借钱,印刷钱,……美元将变得毫无价值 (AMERICA IS BROKEN…IT IS BANKRUPT…BORROWING MONEY, PRINTING MONEY…US DOLLARS WILLBECOME WORTHLESS…)。”他会不会是向他选区的国会议员办公室抱怨吧?有关枪的立法辩论仍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本文节选自关东胜作品《美国花楸》。

作者简介:关东胜,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工学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美国)。曾任教于京城高校,现定居美国,从事食品安全和品控工作。

本文为关东胜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独家首发,未经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书面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 有关枪的立法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3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