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形的口罩和无形的口罩

我最近一直上火,口舌生疮,牙龈肿痛,伴随着剧烈的牙疼,吃饭说话颇受影响,而且非常难治,吃双倍下火的药也没什么效果,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因为我不必上班,闲暇时光很多。加上生活中也没什么波澜,实在无事,就分析起自己的病因和病情来。我在此声明并检讨:别说具备什么行医资格,我连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具备。而我之所以能够如此大言不惭,能给自己分析病因病情,完全是闲极无聊,加上对自己的“蜜汁自信”!且我郑重且严肃地在此申明,我的分析我的上火原因的行为仅且仅代表我自己,对他人不具有任何参考性。除我和我家人之外,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任何恐慌。

据我分析,我上火的原因无非两种:一种是情绪导致的,一种是生理导致的。而我的上火是这两种原因综合导致的。

首先,我最近天天待在家里,足不出户;孩子开学延迟,同样在家;老婆上班推迟,也扮演着标准的贤妻良母。一家三口,在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朝夕相对,连出去放风都成了奢望,久而久之,心情难免压抑。黄帝内经说,情志是导致疾病的主因,压抑的情志导致我上火,简直是必然的!

其次,出门戴口罩是导致我生理上火的主因。我这人平生最怕麻烦,追求身心轻松舒爽。下雨天连打伞都觉得不痛快,觉得把自己控制在一片小小的破布下不见天日,简直不要太压抑!这对于我这个追求痛快的人来说怎么可以忍受!于是我无论大雨中雨小雨,甚至暴雨都坚持不打伞,就是为了那份舒爽痛快!

所以,让我这样性格的人戴上口罩招摇过市,简直太受罪了!戴上口罩首先呼吸不畅,人活一口气,这口气进出得都不痛快,那还有什么事情能痛快?而目前疫情紧迫,进出小区和各个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这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他人负责,不戴不行!于是,我也只能忍受着不痛快,勉为其难了。

可是我内心依然是非常抵触的——呼吸不畅导致心情烦躁,更容易着急上火。更让人难以难受的是,戴上口罩才能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口臭——我又爱吃面,吃面又爱就蒜……我戴着口罩的那种酸爽,各位自行补脑。

此外,戴上口罩说话不痛快。非常时期,戴着N95的口罩说话,别人根本听不清楚。这样一来,原本顺畅的沟通也变得不顺畅。而我太太是个急性子,我又是PTT(怕太太)协会的资深会员。我带着口罩说话,她听不清就要我大声重复,我一旦重复,她又嫌我吼她,往往一个大嘴巴子隔着口罩就把我搞到位了。挨了几次揍,我长了记性,戴着口罩再也不说话了,尽管我一直爱说话,更爱痛快地说话!

斗室压抑,戴着口罩呼吸不畅,说话又不痛快,还会因此挨打受气,我不上火谁上火!尽管如此,戴口罩还是非常必要的,无论多么讨厌戴口罩,也无论多么憋屈,更无论多么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你只能忍受这种不痛快,不能摘下口罩“裸嘴吧唧”。

因为口罩,我们获得了暂时的安全,却失去了呼吸的自由,失去了痛快说话的自由。尽管自由地呼吸和痛快地表达忽然很爽,却常不安全。这是大家的共识。为了我们的未来,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为了我们二十多年的房贷和十年的车贷,我们必须选择安全,也因此必须戴口罩!甚至必须习惯戴口罩!爱上戴口罩!

而今年的口罩因为疫情而缺货得离谱,价格更是水涨船高,且有价无市。花着平时几倍的钱给自己的嘴巴找个不痛快,且争先恐后地争抢,这场景也没谁了!

大概是口罩戴久了,导致脑子长期缺氧,智商不在线,又加上上火长痘牙疼嘴疼舌头疼,实在看不懂目下的怪象。于是我只好去请教禅师:“为什么口罩明明让人不痛快,却还有那么多人抢购?”

禅师说:“你听过辜鸿铭的辫子论吗?有形的辫子很容易剪掉,剪掉心里的辫子却很难。口罩也一样,有形的口罩再难买,总会有不需要的一天,无形的口罩一旦戴上了,再摘下来就难了!”

图片来源:公众号老五讲故事

我顿时明白了,戴上了两层口罩,默默地离开了。而就在昨天晚上,有一个平凡的伟大的人,也因为说了一句真话,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没有戴那个无形的口罩。

作者:吉建军,字劳伍,诗人、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专栏作家。

吉建军先生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发布本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 有形的口罩和无形的口罩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2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