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余》——贾绍萍 新年海鲜篇

老家离海边不过五六里地,我从小吃着海鲜长大,饭桌上一日三餐总是各色的鱼、蛏子、文蛤、乌贼、章鱼,不过那时候大虾没有养殖的,野生虾数量少,除了过年平常很少吃到。

 小鱼最好煎着吃,母亲把鱼处理好,用盐腌制,煎之前把鱼裹上一层干面粉,放到油里煎到鱼皮香脆,配一口饼子再喝一口玉米粥,真香啊!

母亲也会在渔季里,多买些小青鳞鱼,用线串起来,晒在院子里晾干,嘴馋时给我们在锅底下烧着吃。

过节最爱吃母亲做的蛏子韭菜手擀面。蛏子在热水里淖一下,剥出肉来,磕几个鸡蛋放到一起搅拌,然后放到油里煎一下,最后放上蛏子汤,配以韭菜,浇到母亲的手擀面里,绝美!

母亲做的海鲜疙瘩汤堪称一绝。老家有一种大海蚌,大的能长到十几厘米。取几个,用刀从中间剖开,将其中的蚌汁收集到碗里;蚌肉切碎放到一旁。面粉加鸡蛋顺时针搅动,使其形成大小均匀的面疙瘩。另起火,少点油,用葱姜爆一下锅再加上一把黄瓜丝煸炒,然后添水,不要忘记把蚌汁加进去。水开时把面疙瘩倒进去,水滚后便可出锅。每一次我都能喝上几大碗,直到肚皮滚圆!

螃蟹在我家餐桌并不稀罕,农历八月十五前后,家里的大搪瓷盆里经常满满一盆。吃一个还好,吃两个开始嫌麻烦,一口吃掉大腿肉,剩下的囫囵吞枣,浪费得很…

我一直对乌贼章鱼这样的软体海鲜有些抵触,觉得它们怪怪的不敢吃。直到有天晚自习回家,恰好停电,看到饭桌上的碟子满满的,抓起来扔到嘴里,好香!电来了,一看却发现是乌贼。

我爱吃各种小鱼,尤其是春天里的海鲫鱼,真的格外香,虽然小刺多一些,但是那股鲜,绝不是什么大鱼能有的味道。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品酒师捕捉1983年红酒和1986红酒的不同,那种敏锐,是几十年来吃鱼的经验总结和舌尖一点而过的感觉,只可意会了。

2019的年底不能算太美丽

因为突发的疫情很多朋友无法安心过个好年甚至不能吃上团圆饭

灾难让我们彼此身体远离

但心却更近

2020祝各位平安

贾绍萍

作者:贾绍萍,199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2011年中央美术学院综合绘画语言研究生课程班,2016年李可染画院中西绘画材料技法研究班,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油画家学会会员,山东省女书画家协会理事,山东省新闻美术家协会员,济南市美术家协会油画、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本文为贾绍萍女士授权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artmcn.com)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发。

  • 《之余》——贾绍萍 新年海鲜篇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20年02月04日